震惊!儿童安全座椅抽检近三成不合格!忽视这些还有致命风险

十月风暴 2018-12-05 11:44:14

第1章 新工作


“臭小子还钱,别怪我没提醒你,我们抓不到你的妞儿,还抓不到你?”壮汉又吓了我两句,把门一摔就走了。

我叫陈齐飞,某职业学校毕业生,本来有个女朋友,可是女朋友却忽然不辞而别,可人走了,却给我留下一笔让我还不起的高利贷。我找了她几天,却始终找不到他。

就在我对未来感到绝望的时候,我的好朋友赵强给我找了一个活。

第二天我早早的起床收拾立整,被赵强领着去见经理,进门去时抬头看了眼门上华天洗浴城五个鎏金字样。

经理看我形象交流什么都没问题,而且又是赵强介绍来的,就同意录用我。

洗浴中心的领班叫大飞,一个光头胖子。我第一天上班就感觉他看我的眼神不怀好意。因为我和同学赵强认识,就先让我跟着赵强,让他先教教我,正和我意。

赵强领着我大致介绍了下各个地方,途中看见非常多的俊男美女,他们衣着非常暴露。

赵强告诉我,这里的技师分成两种:保健和大保健,保健就是正常的按摩推油之类的,但是大保健就是干鸭子,要满足客人的各项要求。

我也是被钱逼的,就说我就干保健吧,不去做鸭子。

没过多久,大飞哥就说让我去接客。

我和一个年纪挺大的妇人去了包厢里给她做保健。

“给我来全身按摩加推油!只要做得让我舒坦小费不是问题。”

我面上装出十二万分的恭敬站在床边,双手轻轻的执起她的手臂,十指轻柔的揉捏着她手臂上的肉,我找准适合的力度对穴位精准的拿捏让她面上露出舒坦和畅快。

“小伙,会不会做其他的?”她突然抬头看着我。

“什么?”我问。

“特色服务,用舌头给我做一次,价钱你开!”老妇人紧盯着我上下看。那眼神就像市场挑大白菜一样待价而沽。让我十分不喜可又无可奈何。

心里狠狠的说,老子不是货物,嘴上却是其他的“不好意思,我不做,要不我给你叫其他人来。”

“说实话,我是瞧你很专业,想多照顾下你生意,小伙你要明白一个道理,这个世界上是分两种人。”可能看我没这个意思,她开始想让我屈服。

“哪两种?”我疑惑的看着老妇人问道。

她呵呵一笑说道:“有钱的人,和没钱的人,有钱的人需要找消遣,而这没钱的人,就要被有钱的人消遣,这个社会,有钱就是王道,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,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,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个道理。”

“说吧多少钱才肯!钱不是问题,小伙想想清楚。”

“谢谢你的好意,但我只是个技师。”我依旧拒绝。

我还过不了心里的那一关,让我为这么一个年老色衰的老女人做,我心想如果是个少妇的话还行,但是都这样了,我实在是下不去嘴。

我要准备收拾东西出门,结果她上来就给我一顿嘴巴子。

“今天你不做也也得做,老娘就要定你!”

第2章 被坑了


打的我有点蒙,一下愣住。 

“臭娘们,草你奶奶的!”我摸摸脸上,火辣辣的疼事实上更疼的是我的自尊心。 

“小子别给脸不要脸,你以为你是谁啊?就不过就是一个鸭子。出来卖的就不要假装清高,我告诉让你消失都是分分钟的事。不都是吓唬你。” 

“老子是技师,又不是鸭子,欠干找别人去,在这里发什么骚。”我也火了,特别她出口骂我是鸭子,这两个字彻底深深刺激到我脆弱的内心。我所有的理智都燃烧殆尽,怒气涨红着双眼注视着面前的老女人冷冷说了句“活该没人爱。” 

女人一愣,跟着她就愤怒的站了起来:“你什么意思?你以为你谁啊,你不过就是个做按摩的,让你给我做就是抬举你,你还想蹬鼻子上脸啊?“ 

她一看我还敢这么横,而且她一听我骂她,顿时冲过来抓住我。混乱中谁都不知抓到哪,我就感觉颈上被她挠了好几条很粗的血痕。 

先不说我陈齐飞平时最瞧不上打女人的男人,但面前的老女人让我忍无可忍,她伤害到男人的自尊,委屈和侮辱刺激着我的心。 

幸好这时大飞赶了过来,拉开还在互相撕打的老女人和我。暂时阻止这场闹剧。 

“您消消气,消消气。来人快带兰姐先去休息下。我一定会教育他的。” 

大飞在这行呆了这么多年这种事见了太多,他处理起来不慌不忙先让人哄着老女人去隔壁房间休息。回头狠狠瞪了我一眼:“挺能耐啊。走,跟我去见经理。” 

我一言不发的跟着他离开房间,大飞哥带我着去敲了经理室的门。 

“怎么回事?”刘语看着大飞哥问道。 

“经理,是这样的。陈齐飞和我们的客人不仅发生冲突还和人打了起来。” 

“经理,我先前答应的是只做技师,不做鸭子。” 

大飞哥说:“经理让他我滚蛋,这样的员工我们要不起。” 

想到我的工作可能要黄,突然觉的一盆凉水浇在我发热的脑袋上,一颗心沉下来。一丝苦涩的味道,还有那无助的绝望,呆呆的站在房间里,心里有对生活的愤怒,却又无奈到了极点。 

刘语看我意识到事实的严重,才开口说:“这次就原谅你一会,不过下不为例。” 

“谢谢经理,没有下次我一定好好做。”因为钱我不得不低头,庆幸工作没黄。 

“既然你不愿意做那种,大飞你以后就给他安排保健的活。” 

大飞哥白了我一眼,他想不到经理会留下我。 

大飞哥走了,态度很不好,我也不知道哪里惹到他了,就和他说好话,他也不理我。 

我回到休息室,一边往窗户那里走,一边从口袋里面掏出了烟来点上,我很少抽烟,只有心烦的时候,可现在就是心烦的时候。赵强担忧的看着我,说:“怎么样?” 

“没事!”我把前后经过都跟他说。 

“大飞哥这明显就是针对你,明知道你是技师还给你安排鸭子的活,小飞你以后小心点,背不住他会背后弄你。” 

我说我也没得罪他,他怎么会针对我。赵强也不知道,反正就叮嘱我要小心做事。 

所谓宁得罪君子,莫招惹小人,这里现实心里暗暗想。 

我突然不想这样被人算计,心中涌出不甘来。

第3章 第二个客人


整整一天,我都没有在上钟。直到快半夜的时候。 

“陈齐飞,过来有客人。” 

大飞叫我过去,我接了今天的第二个钟。 

“小姐,请到这边来!”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这样的美女,我的女朋友虽然也很漂亮还是校花,可很眼前的美女还是差了一些。 

眼前的美女柳眉弯弯如同月牙一般美丽,而在这柳眉之下,则是两颗犹如葡萄一般的大眼睛,眼睛闪亮有神,闪发出动人的光芒,那琼鼻小巧挺翘,有些可爱。最后便是那一点殷红小嘴,嘴唇涂着唇膏,在室内的灯光下泛着微微光芒,很是美丽。 

总得说来,五官很精致,仿佛是上帝精心打磨出来的杰作一般,动人无比。 

她的身材极为婀娜曼妙,身上毫无一丝多余的赘肉,盈盈一握的细柳腰肢更是娇小柔软,将她这魔鬼一般的热火身材凸显的淋漓尽致,她的肌肤更是白皙若雪,犹如新剥的鸡蛋一般,光滑细腻,吹弹即破。 

会所的二楼是一间间独立的房间,每个房间都不大,但都打造成闺房一般,华丽的灯饰,异域风情的摆件,质感极为顺滑的沙发,宽大、蓬松的卧床,还有绒毛长度达到十几公分的地毯......当然,缺少不了的还有双人冲浪浴缸以及诱惑性的特殊椅子等。在包厢里,“小姐,请问您要做哪种的?” 

“那就做最贵的吧。”我就知道这女的肯定挺有钱,就打算好好给她做一个。 

我知道很多女人她们追求的那种亲密不仅是肉体的,也是感情的。来这里当然要尽力放松,寻找另外的乐趣,否则就是花钱买罪受。 

全身推油做的时候虽然需要全身赤裸,但是美容师并不会碰触到敏感地带。看她换好衣服然後我问空调温度如何,调节了一下,问她要看电视还是听音乐,我她选择了轻音乐。 

我把灯火调暗,然后开始服务。半分钟以后回来,拿来一条热浴巾,铺在她身上轻轻擦去了油。 

“重了吗?”我假装镇定地问。 

“不,正好。”美女说。 

我找到了力度感觉,继续工作。 

头部做完,我说:“麻烦你翻过身来,先做背部。” 

她便听话地翻过身扑在床上,那雪白弄得我眼睛涩得难受,不期然地吞了好几口唾沫。 

而这次跟刚才感觉不同了,做法就是象情人一样地轻柔地抚摸、撩过我的后背、腰际……一双手好像不只有二十根指头一样,而是被很多手指覆盖了每一根神经末捎……我不断地摸着她的背,她而嘴里还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:“啊……哦……”。

或【长按识别二维码】继续阅读